<video id="tfwn6"><noframes id="tfwn6"></noframes></video>

    1. <u id="tfwn6"></u>
        <source id="tfwn6"></source>

      1. <input id="tfwn6"></input>
    2. <tt id="tfwn6"><small id="tfwn6"></small></tt>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西安壹洋堂的“招商局”:虛假宣傳與商業欺詐質疑

        陽春三月,西安大唐不夜城的游人川流不息。這條南北長1.5公里、寬480米的文旅街區自去年7月改為步行街后很快成為“網紅街”,春節黃金周期間以387萬人次接待量登頂西安景區接待榜首,現在依然能感受到當時那種熱度。

        作為地標建筑之一的西安音樂廳地處街區核心區域,與之緊鄰是一座地面四層、底下一層的商業地產,它早在2014年就已建成開業,算是街區“元老”。奇怪的是,網紅街爆棚的流量到了這里就像遇到某種神秘力量干擾般繞道而去,多年來這個項目不斷

        更換著“馬甲”:古玩城、一站式購物中心、教育MALL,但結果或胎死腹中或運營幾年后倒閉,2018年初改頭換面后推出教育綜合體概念開業,也在跌跌撞撞一年多之后陷入與進駐商戶間的集體糾紛。

        這棟建筑現在的名稱為“壹洋堂教育MALL”,在其官宣中,項目自稱是“以STEAM教育為特色,涵蓋科學、技術、藝術、工程、文化、體育以及學科等培訓項目的一體化、場景式新型素質教育服務平臺”。 在騰訊&企鵝互動聯合推出的“星云計劃——2017年西安商業項目評選”活動中,西安壹洋堂還獲得最具潛力獎,成為年度“商業之星”。

        《華夏時報》記者于3月初實地探訪時看到的卻是另一幅景象:陜西土特產超市、某網校空蕩蕩的工作區、百無聊賴的廉價服裝賣場、一至四樓空轉的扶梯、花店、空無一人的鋼琴教室內孤獨彈琴的老師……

        西安壹洋堂內的引導圖顯示有40家商戶,教育類的有18家,日前,其中9家教育機構聯名向本報反映其一年來的慘痛經歷,提出的質疑包括壹洋堂涉嫌招商欺詐、虛假宣傳、天價物業廉價服務等。這個曾經最具潛力的“商業之星”如今已步入矛盾一觸即發的境地,其一年來的現實也給正值風行的“教育綜合體”概念敲響警鐘。

        天價物業換廉價服務?

        張然(化名)是壹洋堂通過招商而來的首批簽約商戶之一,他開設的機構在占地面積、投資等方面在整個壹洋堂算規模較大的,但同時,在入駐壹洋堂一年多經歷的慘痛程度中,他更是“名列前茅”的“重災區”。

        張然(化名)最早從事建筑行業,因為比較看好教育培訓市場,他果斷改行,先是入職一家大型教培機構工作了5年多,然后便開始琢磨著尋找合適的機會自己創業。2017年11月左右,他偶然看到壹洋堂的招商信息,受“教育綜合體”概念吸引,立刻開始深入接觸、了解相關具體情況。

        與當時壹洋堂招商人員交流后,他很快動心。”吸引我的有三點,首先是宣稱商場將來會辦有民辦教育許可證,各入駐機構都可掛靠在壹洋堂的大證下運營;其次是承諾引流,具體硬件將建設小劇場、有氧書吧等公共配套吸引客流,軟件上承諾有定期進社區推廣,商場聘用國內一線團隊運營等等;第三是教育綜合體這個概念比較新穎“,張然(化名)稱。經過初步考察后,已經有了初步入駐意向的張然(化名)決定去壹洋堂的招商推介會上再進一步看看。

        當時的網絡直播內容顯示,西安壹洋堂教育MALL總經理陳瑾推介該項目為“教育與商業完美結合的嶄新商業模式”,稱:“壹洋堂教育綜合體致力于打造成為“全客層終身素質教育培訓平臺”、“教育產業領域的優質資源整合商”、“教育綜合體壹洋堂系列產品的資產運營商”、以及“以教育綜合體為載體的文化生活、餐飲休閑業態集成商”。

        北京壹洋堂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韓繼志則介紹稱:“從壹洋堂教育MALL產品本身來講,匯聚的是西安當地和北京、上海優質教育的平臺,是以成熟的教育資源和教育機構集合為一體的,基于傳統的商業管理、會員營銷的方式建立起來的,只是把優勢教育機構做了集合。我們希望全社會閑置的教育資源,空間是一個閑置教育資源,渠道和消費者是一個閑置資源,校內和校外的學生,俱樂部也是一個閑置資源,比如說我們打算做成人再教育、老年大學,這一類終身學習的產品,也是我們希望和壹號教室產生長期戰略合作的渠道”。

        “那場會辦得確實漂亮,轟轟烈烈地,我就毫不猶豫地當場簽約了“,張然(化名)回憶稱。他的機構占地約400平米,裝修、人員等總共投下來一百多萬,但一年多的入駐歷程對他來說猶如夢魘。他給記者提供的書面反映將遭遇問題列舉如下:

        1、2018年1月份-6月份,因商場招商進度緩慢,場內到處施工,環境、建筑味道強烈,導致第一批進場商戶無法正常運營。當時出現的問題包括:公共區域照明燈經常壞掉,甲醛嚴重超標令職工與客戶均產生身體不適,墻面龜裂,防火卷閘門經常無故脫落曾差點砸中孩子等。但這些問題多次與商管部門溝通無效。

        2、2018年1月-2019年3月,商場當時環境與招商會時發布的效果圖嚴重不符。規劃與服務更達不到當初宣傳,比如壹洋堂宣稱為教育Mall,但一樓為廉價衣服賣場、土特產零售店扎堆,四樓是類似KTV的轟趴(英文“Home Party”,國內泛指夜店主題派對)和健身房,夜間非常吵鬧。

        3、在招商洽談時,商場招商工作人員告知商戶此商場有民辦教育許可證,現如今商場否認之前的承諾。

        4、我開設機構所在區域夏天最高達55度,中央空調幾乎不起作用,物業稱需要商戶自行在裝修時加裝風機管,因我最早入駐而未告知,但商場物業費每平方高達38元人民幣!高額的物業費為何還達不到相應的環境供給及設施供給,竟要商戶自己出費用加裝空調設施;區域內辦公室屋頂嚴重漏水,一直難以修復。

        記者在張然(化名)開設機構進行實地走訪時看到,其辦公區域屋頂布滿大面積水漬,吊頂中央被開了個孔,接漏水用的小盆從開孔處進入布置于四周,顯得異常狼狽。

        走訪中,另外8家入駐機構負責人都表示,張然(化名)遭遇的大部分問題都是共性,只是各家程度不同而已。比如另有一家占地近400平米的機構雖然裝修時自己花了一萬多元裝了風機管,但依然難以獲得適宜的室溫,他們的問題卻是另一個極端。”太冷,夏天時候在我們室內工作人員都需要穿毛衣,呆一個小時就需要到室外曬曬太陽,真是太可笑了“,這位機構負責人稱。

        有一家跆拳道館是這樣描述其日常狀況:“從2017年12月入場,我們是最早進入的商戶,從進場到2018年7月,我們周邊一直在裝修中,空氣質量極差,噪音嚴重影響正常訓練。2018年2月-3月空調溫度到達40℃+,室外溫度5度左右,很多小朋友因為室外溫差太大了而導致生病,有部分學員以及家長接受不了溫度差選擇退費,給我們造成了嚴重的經濟損失。在這期間,一直和物業溝通,但溝通無果。

        這家跆拳道館目前已經搬離,記者看到,其原先接待處大門一側的電視屏幕已被砸毀,讓這家機構的門廳處倍顯凌亂。這些問題都是在商場向入駐機構收取每平米38元物業費的情況下出現,因而備受質疑。

      3頁 [1] [2] [3]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壹洋堂






      果博登陆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