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deo id="tfwn6"><noframes id="tfwn6"></noframes></video>

    1. <u id="tfwn6"></u>
        <source id="tfwn6"></source>

      1. <input id="tfwn6"></input>
    2. <tt id="tfwn6"><small id="tfwn6"></small></tt>

        您所在的位置:紅商網·新零售陣線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互聯網革命來襲,傳統健身房該如何度過“生死劫”?

        “去年健身房倒閉了,我卡里1萬多塊的私教課也沒了。”在北京崇文門新世界樂刻門店,獵云網見到周健(化名),他30歲左右,肌肉線條分明。

        一次偶然的機會,周健發現離家不遠的新世界新開了一家健身房,只有幾百平米,裝修簡單,器械也不夠全面,沒有前臺、沒有游泳池,24小時營業,可以按月付費。

        近年來,隨著傳統健身房不斷傳來倒閉新聞,越來越多人開始選擇這種“小而美”的新型健身房。這其中,涌現了包括樂刻、超級猩猩、光豬圈、Keep等在內的眾多互聯網品牌,他們分割著本屬于傳統健身房的市場。

        回顧傳統健身房的歷史,從1995年第一批1000平米以上的健身俱樂部誕生,到2010年的3245家健身俱樂部,再到如今60%以上的健身房面臨虧損或倒閉風險。

        不過20年,曾經的神話似乎已經跌落神壇,傳統健身房要“涼”了嗎?

        “辦卡+開店”的畸形模式

        在中國,人們一旦決定去健身房,首先想到的就是“辦卡”,健身等于辦卡,然而很多健身房賭的就是你不來。

        一位傳統健身房教練告訴獵云網,這是因為健身房要通過不斷賣卡收回成本。他透露,算上房租、器械和人力,開一家3000平米左右的健身房成本要上百萬,但健身房一次只能容納300-400人,按照一張健身卡一年2000元的會費,算下來肯定是賠錢的。

        為了迅速回本,健身房就必須讓更多的人辦卡,讓他們買更長時間的年卡、更貴的私教課,把以后的利潤透支出來,補救現在的運營成本和現金流。

        然而這種模式是不可持續的,第1年還能正常維持,第2年、第3年健身房就會因為沒有新會員的流入而關門倒閉。

        為了讓更多人買課,健身房甚至專門研發出一套針對私教的“POS銷售模式”,即“螳螂捕蟬,黃雀在后”。

        進店后,會籍(健身房銷售人員)先誘導你辦會員卡,然后介紹一位資深教練為你做一節免費的私教體驗。

        之后是體測,私教會告訴你有高低肩、圓肩,骨盆前傾,很多時候會夸大你的問題,讓你感覺不買私教你就廢了,或是讓你感覺買了私教課就能走向人生巔峰。每節課單價400-800元不等,并且是幾十節為一個“療程”打包售賣。

        一套動作下來,健身房就能從這個顧客身上拿走1-2萬。

        蕭然(化名)對此深有體會,在北京東三環的一家壹健身會所,會籍為了讓她辦卡,將價格從最開始的3500元/年,降到3500元/一年半,最后甚至降到了3500元/兩年,還要再送一節價值800元的私教課。

        一位業內人士告訴獵云網,壹健身在行業內是一個“奇葩”的存在,3年開了50家,新開的店如果兩三個月不能回本,就會關掉,找個地方再開一家,會員辦的卡也不給退了。蕭然說,壹健身稱今年還要在北京再開50家店,目標是“百店計劃”。

        同樣的情況在全國很多健身房上演著,會員辦著高昂的健身卡,卻享受著并不匹配的服務,還要擔心健身房關門跑路的風險。

        范高(化名)告訴獵云網,2017年他在“春分健身"辦了張卡,當時健身房給出的價格是“1年3000元,2年4000元,4年5000元”,在會籍的建議下,范高花5000元辦了張健身卡,后來禁不住私教的“勸說”,又買了24節總計7200元的私教課。

        然而不到1年,當再去健身時,范高發現健身房已經關門了,而卡里還有3年會員和4節私教課。

        瘋狂開店賣卡,虧本就跑路,傳統健身房陷入了“賣卡+開店”的畸形模式。

        教練離職潮

        為了賣卡,一些私教甚至也不得不“兼職”起銷售的工作。

        “奧力健身”教練蘇靖(化名)告訴獵云網,他一個月要做到3萬元的銷售,差不多是要賣掉150節課,才能拿到底薪,如果完不成,只能拿課時費的10%。

        在傳統健身房,教練的工資是底薪+提成+課時費,底薪不變,賣課越多,提成和課時費就越高。這樣的工資結構,導致教練只能拼命賣課。

        “很多會員嫌私教推銷煩,我們也不想這樣啊!”蘇靖說,他每天除了上課,就是在健身房尋找“潛在學員”,但他非常討厭這種感覺,自己本來是因為熱愛健身才來到這個行業,但現在像在做推銷。

        當教練把主要精力放在銷售上,就會忽略教學技術的提升和自己身材的管理。然而和很多行業一樣,健身同樣遵循“一萬小時定律”,幾個月的速成班只能讓你拿到一個“私教證書”,沒有長達10年、20年的專業磨煉,將來很難越來越值錢。

        這種銷售導向的健身房,一邊在扼殺教練的職業生涯,一邊在斷送健身房的未來。

        那些迫于銷售壓力的健身教練,紛紛離職,要么流向了新的健身房,要么帶走了一大波會員,開起了自己的工作室。

        蘇靖沒有勇氣離開,但他的一個朋友去年從金吉鳥離職,自己開了個300平米的小工作室,還帶走了金吉鳥的10個會員。

        健身工作室“生死劫”

        2013年前后,迫于沉重的銷售壓力,許多專業過硬的健身教練紛紛離開俱樂部,走上了創業的道路。當時全民健身風潮正熱,他們幻想著憑借手里的會員資源“自立門戶”,用小型工作室的模式,分食俱樂部的私教收入。

        然而,現實比夢想慘烈得多。

        Vlines私人健身工作室創始人葉恩發現,健身工作室并不好做。在健身俱樂部,教練只要好好上課就行了,但是出來單干,自己又是教練又是財務,不僅要找房子、做推廣、還要和物業打交道,和政府打交道。

        2013年,葉恩從傳統健身俱樂部離開,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Vlines Fitness。然而6年過去,工作室從巔峰時期的7家,縮減到了現在的3家。

        葉恩說,一方面,工作室的成本不斷攀升,以Vlines朝外SOHO店來說,今年房租直接漲了40%,但是工作室的課時費卻沒有增加,因為大家都在打價格戰。

        另一方面,這個市場已經嚴重飽和,僅VLines所在的朝外SOHO寫字樓,就有大大小小30家健身房。

        這就導致,健身工作室越開越多,好的教練卻沒有增加多少。加之教練的頻繁流動,老客戶的留存率不斷下降,當沒有新會員流入,健身房就會面臨可持續的盈利問題。

        在商業模式沒有從本質上突破時,相比于資金雄厚的健身俱樂部,健身工作室更難以抵御房租壓力、運營成本和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健身房






      果博登陆 南山娱乐app 南山娱乐 登录 摩臣2娱乐 蚂蚁娱乐 龙猫娱乐 巨龙娱乐66 汇添富娱乐平台 大众娱乐下载 果博网站 果博登陆 果博三合一总部 gb果博安卓版下载 果博 缅甸果博官方网站 缅甸果博东 果博 缅甸28gobo 云彩娱乐 至尊宝娱乐 易盛娱乐2app下载 亿贝娱乐 亚州星娱乐 亚米娱乐登录 新鑫鸿娱乐 无极娱乐1注册 万汇娱乐 奇彩娱乐 牛彩娱乐登录